巴菲特不听盖茨劝阻购买IBM股票:结果赔了

我要评论 来源:凤凰科技 2017-05-07 浏览次数:

据CNBC网站北京时间5月6日报道,亿万富翁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和斯坦利·德鲁肯米勒(Stanley Druckenmiller)都曾在2015年告诫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不要投资IBM。如今看来,二人当时的判断是对的。

巴菲特近日在接受CNBC主持人贝基·奎克(Becky Quick)采访时透露,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,他的公司伯克希尔-哈撒韦已将大约30%的IBM股份出售。根据金融研究机构FactSet的数据,截至2016年底伯克希尔-哈撒韦是IBM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8.6%。

巴菲特在采访中表示:“我错了…IBM虽然是一家实力强大的公司,但他们也面临着同样强大的竞争对手。我现在对IBM的估值方式不同于六年前刚开始买入这家公司股票的时候了...根据我的重新评估,这支股票面临着下行压力。”

在过去六年,IBM股价的表现远不及大盘。从2011年初到本周四,IBM股价上涨了8%,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平均涨幅则达到90%。2015年5月份,巴菲特好友盖茨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采访时,对巴菲特投资IBM的前景并不看好。

他说:“IBM越来越不像科技公司了,这一点令人很难过。事实上,至少到目前为止,沃伦是错的。即便拥有企业客户,IBM的云服务仍然未达到畅销的地步。我的观点可能有点偏颇。IBM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,但由于过去几十年我们一直是竞争对手,我不得不说,我对这家公司的未来前景不像长期押注IBM的投资者那么乐观。”

亿万富翁投资者德鲁肯米勒也曾在2015年11月份警告说,由于IBM在云计算市场面临的竞争威胁,他并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。德鲁肯米勒说:“我之所以对亚马逊推崇备至,是因为这家公司在为未来投资。贝索斯正试图在多个领域建立主导地位。例如,亚马逊云服务AWS绝对是在经历爆发式增长。”

德鲁肯米勒是对冲基金Duquesne Family Office的首席执行官,以及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的前任首席投资组合经理。在德鲁肯米勒的投资生涯里,Duquesne Family Office的年化投资回报率达到30%。

也许,巴菲特应该听取自己的建议。在1999年致伯克希尔-哈撒韦股东信中,巴菲特谈到了他不买入科技股的原因:“我们相信,这些公司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,而且会随着时间推移继续保持下去。这种特性往往会带来很好的长期投资回报,这也是我和查理偶尔认为我们能发现的特性之一。然而,我们也常常不能发现这种特性。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,为什么我们不持有科技公司的股份…我们对哪些科技公司具有真正持久的竞争优势没有任何见解。”

尽管承诺要避开科技股,但巴菲特后来仍然改变主意,买入了IBM和苹果的股票。既然巴菲特承认在投资IBM的问题上“犯错”,投资者们可能还对他投资的另一家科技公司的看法感到好奇。

巴菲特今年2月份告诉CNBC网站,他亲自对苹果进行了研究,要求人们谈一谈他们对苹果产品的感受。巴菲特说:“苹果让我很吃惊,该公司拥有一款颇具黏性的产品,一个对用户极为有用的产品。我没买iPhone,但我有iPad,是别人送给我的。”至于苹果是否拥有IBM所缺乏的那种竞争优势,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据CNBC网站北京时间5月6日报道,亿万富翁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和斯坦利·德鲁肯米勒(Stanley Druckenmiller)都曾在2015年告诫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不要投资IBM。如今看来,二人当时的判断是对的。

巴菲特近日在接受CNBC主持人贝基·奎克(Becky Quick)采访时透露,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,他的公司伯克希尔-哈撒韦已将大约30%的IBM股份出售。根据金融研究机构FactSet的数据,截至2016年底伯克希尔-哈撒韦是IBM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8.6%。

巴菲特在采访中表示:“我错了…IBM虽然是一家实力强大的公司,但他们也面临着同样强大的竞争对手。我现在对IBM的估值方式不同于六年前刚开始买入这家公司股票的时候了...根据我的重新评估,这支股票面临着下行压力。”

在过去六年,IBM股价的表现远不及大盘。从2011年初到本周四,IBM股价上涨了8%,而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平均涨幅则达到90%。2015年5月份,巴菲特好友盖茨在接受《金融时报》采访时,对巴菲特投资IBM的前景并不看好。

他说:“IBM越来越不像科技公司了,这一点令人很难过。事实上,至少到目前为止,沃伦是错的。即便拥有企业客户,IBM的云服务仍然未达到畅销的地步。我的观点可能有点偏颇。IBM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,但由于过去几十年我们一直是竞争对手,我不得不说,我对这家公司的未来前景不像长期押注IBM的投资者那么乐观。”

亿万富翁投资者德鲁肯米勒也曾在2015年11月份警告说,由于IBM在云计算市场面临的竞争威胁,他并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。德鲁肯米勒说:“我之所以对亚马逊推崇备至,是因为这家公司在为未来投资。贝索斯正试图在多个领域建立主导地位。例如,亚马逊云服务AWS绝对是在经历爆发式增长。”

德鲁肯米勒是对冲基金Duquesne Family Office的首席执行官,以及乔治·索罗斯(George Soros)的前任首席投资组合经理。在德鲁肯米勒的投资生涯里,Duquesne Family Office的年化投资回报率达到30%。

也许,巴菲特应该听取自己的建议。在1999年致伯克希尔-哈撒韦股东信中,巴菲特谈到了他不买入科技股的原因:“我们相信,这些公司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,而且会随着时间推移继续保持下去。这种特性往往会带来很好的长期投资回报,这也是我和查理偶尔认为我们能发现的特性之一。然而,我们也常常不能发现这种特性。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,为什么我们不持有科技公司的股份…我们对哪些科技公司具有真正持久的竞争优势没有任何见解。”

尽管承诺要避开科技股,但巴菲特后来仍然改变主意,买入了IBM和苹果的股票。既然巴菲特承认在投资IBM的问题上“犯错”,投资者们可能还对他投资的另一家科技公司的看法感到好奇。

巴菲特今年2月份告诉CNBC网站,他亲自对苹果进行了研究,要求人们谈一谈他们对苹果产品的感受。巴菲特说:“苹果让我很吃惊,该公司拥有一款颇具黏性的产品,一个对用户极为有用的产品。我没买iPhone,但我有iPad,是别人送给我的。”至于苹果是否拥有IBM所缺乏的那种竞争优势,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到: